【原创】宇宙浪子2014年诗抄(给我的父亲)



写在父亲遇难之夜

 

太平间的灯光很暗。暗的看不清躺在

冰柜里的是父亲,还是上帝拂袖而去的影子

父亲一直告诉我做人要把自己放到低处

而他现在双目紧闭,永远地走在了低处的低处

 

父亲被纸扎的鲜花围着,黑色的缎子下

起伏有致的轮廓,像北方的山脉一样

静静地,没有呼吸,也听不到我们的哭泣

直到这一刻,我才相信谎言的真实性

 

父亲常常告诫我不要做个贪婪的人

但是今夜,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想要

所有的星星和月亮,让他们的光芒

照亮父亲去天堂的路

      ——二零一三年腊月五日于甘肃白银

 

【原创】伤逝。或者写给父亲的句子

 

之一

 

二十年了。父亲在外漂泊二十年了

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土地,也没有离开过我们

他在深深地矿井下工作

为我的生活,也为别人的温暖

 

父亲的一生,就像他挖出来的煤一样

棱角分明,肌肤黝黑

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钟

手中依然紧紧地握着一大块煤

 

父亲是一颗没有熟透的苹果

他不需要我为他立碑,亦不需要我为他撰写悼词

现在我只想他好好地活着

看着我,看着母亲,以及弟弟的样子……

 

之二

 

父亲就像他平时最爱吃的一颗土豆

生长在贫瘠的土地

他属马,他生于一九六六年腊月十八日

他于二零一三腊月五日去世,享年四十八岁

 

父亲吃土豆总是连土豆皮一块吃进去

那不是饥饿,那是勤俭和善良

他不来不与别人计较,他只关心蔬菜和粮食

关心我们的生活和家里圈养的一头驴

 

看着炉子里燃烧的煤,我知道那是父亲

和他的同事们从遥远的地底下挖上来的

他的同事还在继续,而他却永远地

长眠于他生前经常种土豆的那块土地

 

之三

 

父亲从来不饮酒,但是昨夜在我的梦中

他喝醉了。他和别人谈起了他热爱的土地和土豆

我看见他醉的要倒下去,我想扶着他的时候

他却慢慢地远我而去。从此,阴阳相隔

 

我从来都不相信别人的“谎言”

时间是一个骗子。它偷走了我的心,又带走了父亲

在我的心里,我只想拥有一片瓦蓝的天空

土豆花迎着阳光盛开着,以及父亲抽着旱烟的样子

 

那个最爱最疼我的父亲,他已经不在了

他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看着他的遗物,我和母亲泪流满面

我想,只有这个冬天的雪懂得我的心情

 

之四

 

在别人面前,我总是不敢提起父亲的名字

父亲一生喜欢安静。因此知道他名字的人很少

除了那些能证明他身份的户口本,身份证之类

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他的存在

 

我很少听见别人谈起我的父亲

他在单位算起来是个老头子了

好多年轻人碰见他都会叫他“老金”

我想这也是他在别人心中最为亲切的名字了

 

父亲是个农民,一生一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喜欢家里的一砖一瓦,喜欢家里的每一粒粮食

就连使唤一头毛驴,他都舍不得用鞭子抽打

而现在,他却丢下这一切,永远地离开我们了

——二零一三年腊月十五日于甘肃定西

 

■二零一三年岁末的雪

 

自从父亲走后

这场雪就一直在下……

 

光秃秃的树枝划破寂寞的天空

鸟群藏匿,没有别的事情会发生

 

天空放晴时,我们才可以

谈论灵魂的话题,以及活着的意义

 

■距离

 

父亲在世的时候

我总以为他离我很远

父亲去世的时候

我才发现他离我很近

 

而现在,我只能这样猜测

这种距离很远却又很近

我在这边,父亲在那边

中间隔着一颗不会开花的树

 

我和父亲一直在等待

等待着鲜花怒放的日子……

 

■告别,以及其他叙述(组诗)

 

告别

 

我知道父亲并没有走远

他只是想出趟远门,看看他的朋友

医院临时给他出售了一张死亡证明的车票

于一个夜晚,他安静地上路了

没有人看清他乘坐的是那趟列车

 

和我一样,我的父亲也来自于

西北大地上的一个小村庄

这说明,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都有一个以麦子为背景的村庄

小时候父亲告诉我:

就算是再贫瘠的土地,只要辛勤耕耘

就能长出粮食,就能生活下去

 

父亲出门的日子

我和母亲在他平时耕种的土地里

继续种下了麦子。如果他回来

就不会责怪我懒惰

如果他回来,肯定会蹲在田头

抽着旱烟,看着麦子,一浪撵着一浪

 

今年的雨水充足,麦苗长势良好

生活和从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我很担心父亲的生活

因为他寄给家里一张火化证明

上面写着:“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

这一次我可能回不来了,因为连我自己

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谎言

 

村庄被灰色的天空包裹着。谁是时间的操纵者?

我把房子打扫地干干净净,归还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昨夜的雪,今晨的雨,花朵为谁渐次开放

等待之外,是一场永不能相见的荒芜

 

站在空荡荡的麦地,一阵风划破春天的帷幕

已经远去了。没有父亲的日子

是我最空虚的时候。就像一颗不饱满的麦粒

风轻轻地一吹就会吹走

 

所有的窗子都已经关闭

只有一盏灯还在亮着,那彻夜不眠的灯

究竟在为谁亮着

为父亲的远去?还是为我?又或是为哪些撒谎的人?

 

收拾好行李,我本想远走天涯

却发现这里是我和父亲最爱的村庄

挂在墙上的犁,锋利的镰刀,麦秆编制的帽子

那是父亲给我的遗言,那是父亲刻在我生命的文字

 

我从来都不相信父亲走了,所有人都对我撒了谎

在梦中。我一直看得见父亲

他就像一匹孤独的马,奔跑在北方的大地上

 

 失语

 

这是春天,不适合一首诗来描述

包括自己,我都不想说点什么

其实在我写下这些的时候,窗外一直在下雪

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如果可以,我更期待一场大火

一场熊熊燃烧的大火

烧掉村庄周围的篙草,以及所有的房子

那么,我就可以毫不眷恋的离开村庄

 

我甚至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春天

春天或许已经被偷走,在一个安静的地方

正在被人把玩

又或者春天还在来的路上

 

所有的一切或许都是假设

虚构的东西太多,就连谈论天气

都要防止被别人听到

要不然又会有新的谎言被传出去

 

而现在,除了安静地面对自己之外

我真的不想再说点什么

 

无字碑

 

仿佛是一把胡琴的两根弦

三尺黄土,让时间和空间

产生了不可穿越的距离

 

没有名字,亦没有碑文

纵使是这样

也不能改变您艰苦勤奋的一生

 

阳光温暖。洋芋花开得灿烂

在泥土的芬芳中,您睡的那么安详

而我却始终疼痛的醒着

       ——2014年夏

 

我看到的洋芋花

 

在父亲的坟周围,我看到洋芋花

一个个小小的头颅随风摇摆着

极像一个人领着一群孩子在跳舞

以及这芬芳的味道,是父亲一生最喜爱的

 

白色的、蓝色的、黄色的……

蜂忙蝶舞,这一切都被父亲看在眼里

盛开与凋零都是一种高度

高过父亲的身躯,高过我遥远的思念

 

风景这边独好。小小的场面

一点都不奢侈。是特意为我和父亲准备的

我看到的洋芋花

只为我和父亲盛开,或者凋零

         
——2014年夏

梦醒忆父

 

抱起一块煤,再抱起一块煤

时间就慢了下来。温暖

从您的怀里散发出来。一些灰尘浮起来

又沉落下去。

 

短暂的一生,比不上一块煤燃烧的时间

生命的最后与煤燃烧后的灰烬一样

我知道您把一生都献给了一块煤

煤是您饭桌上不可缺少的一道菜

 

在我熟睡的梦里。您为我盖上冬天的棉被

我看到您的样子,像煤一样黑

黑的无法说出肮脏,黑的无法辨认

这无法说出的黑却是您整个生活的背景

 

父亲啊,我远去的父亲。就算是没有月光

我也能听到您咳嗽的声音

       
——2014年冬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早晨,我抱着爸爸的骨灰,坐着汽车行驶在平川区火葬场通往高速公路的路上。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记忆里一个很荒芜的地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间冒出来了很多很多的人,他们慢慢地走在街道两旁,像炎热夏日阳光下等待收割的麦子,在风的鼓吹下,一浪撵着一浪,我知道,他们都在进行着自己美好的生活,我还知道,这一切都与我和我的父亲无关。
      过来高速路卡,上了高速公路,汽车加快了速度,我拉开窗帘,将骨灰盒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这是我第一次完全抱起爸爸,也是今生最后一次。抱着爸爸的骨灰,我想起《二十一克》电影中的那句台词:“不管你是否恐惧,他都会最终降临,在那一时刻,你的身体轻了二十一克,他们说,在人死亡的瞬间,人失去二十一克的重量”。但是我感觉爸爸失去的不仅仅是二十一克的重量,一个人离开村庄,在外二十年,爸爸的身体已被岁月一点一点地消瘦,爸爸的生命,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献给了他所钟爱的工作。
      阳光透过车窗,暖暖地,依旧能闻到爸爸身前的那种味道,这是上天对我和父亲最后的恩赐。有些事情是无法挽留的,就像父亲的遇难,被上帝带到另一个孤单的世界。我把父亲的骨灰贴在车窗边上,我想父亲在这个地方一个人生活了二十年,肯定还有些眷恋的。从白银市平川区到家里,一共三个多小时的高速路程,但这却是很多年来我和父亲同时走同一段路。
      在我的记忆中,算起来我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几乎屈指可数,我上学前班的第二天,父亲听到煤矿招工,就借了一辆自行车赶着去县城报了名,晚上回来没吃饭,随便带了一件烂被子连夜走了。而这一走,竟然是二十年,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煤矿是生产单位,很少有假日休息,逢年过节爸爸和我们都不能团圆。记得那是在我大学三年那年,过年因为买车票人多,路途遥远,就没有回家。大年三十晚上,父亲给我打来电话时,他的声音带着哭泣,那个时候我就想毕业了回家,那里都不去陪着父亲,给他养老送终,但是我刚刚毕业才半年的时间,父亲就匆匆地走了。
      从此,便是阴阳相隔。
      “当突然发现要彻底失去某段时光,某段时光里最重要的人时,金色年华的美好已经不知不觉在无数个日夜里轰然老去,蓦然回首时,那段美丽的光阴里已经是落英缤纷。”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二〇〇八年夏天写在日记里的几句话,有些要走的人和要远去的事,是留不住的,我们只能缅怀。

    我可爱的爸爸,那些有您的岁月就如蝶翼展翅晶莹剔透,它会一直在我的心里,此生永不会忘记。

                                                                -------二〇一三年冬于定西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目前评论:24   其中:访客  22   博主  2

  1. avatar 微信投票

    写的很好

  2. avatar 中山婚纱摄影

    谢谢博主的分享

  3. avatar 大学问社区

  4. avatar 地平线工作室

    情到深处人孤独。。 :cool:

  5. avatar 张力

    网站侧边音乐盒的音乐挺有感觉!

  6. avatar 天水小雨

    好久不见。问好博主、。

评论加载中...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