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宇宙浪子2014年诗抄(给我的村庄)


■十二月(组诗)

 

■一月

 

把对联贴在岁月的门口,一本老黄历

掉进历史的深渊。又一本黄历翻开新的一页

 

与其说是开始,还不如说是结束

不管是忘记还是珍藏,都是为了新的开始

 

满山的积雪还没有融化,梦的种子

已在我的诗歌里发芽

 

 

■二月

 

花朵已经在房间里盛开,唯一不同的是

没有一只昆虫提前苏醒,并和我说话

 

丢掉所有的词语,黑白之间

有人骑着一匹温顺的马打村庄路过

 

不为风,不为雨。

若明若暗的事物,永远都是美丽的

 

 

■三月

 

轻轻地推开三月的门,春天的脚步

依稀可辨。天空绽放出纯净的蓝

 

温柔的风剪不断春水,桃花开在少女的发髻

这是一个害羞的季节,阳光将所有的梦暖成微笑

 

整个春天复活。回到泥土的芬芳

再卑微的生命,也有花样年华

 

 

■四月

 

所有的桃花开始死亡。粉红色的血

一滴一滴地淹没春天的影子

 

以梦为马,村庄的麦子开始生长

于是,我想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

 

所有的凋谢和盛开,都与季节无关

我们都在风景里徘徊,而风景永远在我们之外

 

■五月

 

银色的镰刀映照着母亲苍老的容颜

云朵与云朵,在高处诉说着关于雨的秘密

 

麦浪滚滚,父亲喜悦的泪水浸湿大地

佝偻的背,把一地阳光拱出一条条淡墨的忧伤

 

没有人可以站在太阳之上

金黄色的五月,所有的词语都黯然失色

 

 

■六月

 

与阳光对坐,风中有麦子滑落的声音

成熟的背后。我们陷入生命的孤独

 

不要轻易相信雨水会把梦想浇灭

每一朵凋谢的花瓣都是不能说出的秘密

 

写诗与读诗的人都已经离开

我站在窗前,一只鸟滑坡天空,之后消失

 

■七月

 

看不到麦子的季节

忧伤总是弥漫在心头

 

生活在没有青草的城市

我只能在梦中想念我的村庄

 

而七月的背后

依旧是我读不懂的岁月

 

■八月

 

这个季节与我有关,也与母亲有关

源自于很多年前母亲生我的那个晚上

 

因此。八月,我不想说话,不想抒情

只想以沉默的方式,与世界,或者自己对峙

 

但是喋喋不休的蝉鸣,让八月显得疲惫不堪

就像在岁月里逐渐苍老的母亲

 

■九月

 

九月。所有秋天的情绪

被一场秋雨洗刷地干干净净

 

过尽飞鸿。叶落纷纷

望不穿一汪秋水的苍茫

 

九月。大地裸露,时间的内部

失语的不是世界,而是我们

 

■十月

 

总会有一些东西沉淀下来

整个季节都在进行伪装

 

空洞的天空无法掩盖

莫名的记忆,在心灵深处渐渐清晰

 

没有人告诉我,那些草是怎么枯萎的

也没有人在乎荒野上一匹老马的瘦姿

 

■十一月

 

风调转方向,往北吹。刮走所有的落叶

鸟群藏匿,空茫的大地之上,谁是时间的审判者

 

如果允许,十一月,请给我一个盛开的姿态

一定会有人在等我,这肯定与风花雪月无关

 

我不想为自己辩白,撒谎的人是永远不会说谎话的

白天是黑夜的另一种存在方式

 

■十二月

 

雪是下不完的,在冬天没有结束之前

有些事物还隐藏在雪花的背后

 

一朵花的凋谢,意味着一个生命的消失

一个季节的凋谢,是死亡降临还是重新开始

 

十二月,鸟儿归巢,而我的村庄

见与不见,她一直都在那里,还有我的母亲

■缘分

连绵起伏的山,层层梯田

我知道,相遇即是一种缘分

洁白的羊群,穿梭于山坡与河沟之间

遥远的童年里,无知的鞭子

抽痛成长的梦。以及远去的故事

 

时间的深处,月亮从沉睡的村庄升起

照亮母亲弯曲的身躯。甘甜的乳汁

哺育了我的生命。手中的针线

缝补了我苦难的生活。从此明白了

幸福就在她逐渐加深的皱纹之间

 

贫瘠的西北,感恩的土地

苍茫的风,奔跑在金黄的田野之间

举起锋利的镰刀,饱满的麦粒

从泪水与吆喝声中滑落

将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延续

 

躺在村庄的怀里,泥土的芬芳

温暖过多少惆怅?又留下多少向往?
如有来生,我还愿意出生在这样的地方

我会用一把铲子,将生前的故事重新考古
让它们在耀眼的阳光下熠熠发光

 

■我又看见了羊群

 

透过汽车的窗子,我又看见了羊群

以及抽着旱烟的牧羊人。洁白温柔的羊毛

顺着风的方向,舒缓地把山坡延伸

它们是流动的文字,咩咩的叫声

把属于北方的情歌一直传唱

 

我又看见了羊群。一个个白色的灯盏

是上天掉在大地上的星辰

照亮牧羊人的身躯,以及我的童年

那个时候是我拿着课本在放牧羊群

而现在我却在别的地方被牧放

 

我又看见了羊群,在我还没有喊出

它们的名字时,黄昏就已来临

咩声一片,这是村庄里最唯美的晚歌

空空的羊圈,像一个张开的大嘴巴

将它们呼喊,呼唤他们回家

 

■村庄的夜(组诗)

 

●一

 

月亮是一面明镜

星星知道我的心愿

爱情,是一束正在盛开的鲜花

沿着月光的足迹一直走下去

情深意长,远方的情人

我们走在幸福的路上

 

●二

 

狼走了,放羊的孩子还在

牛羊在圈舍里打着哈欠

晚饭结束了,灯还亮着

小孙子陪伴在爷爷奶奶的身边

白天走了,黑夜还在

村庄还在。生生不息

 

●三

 

梦回艰难岁月

一座村庄站在历史的边缘

前辈们早已许下虔诚的心愿

一口老井哺育了祖祖辈辈的人

村庄的夜,如水的夜色

这是天地之间最温柔的地方

 

■传家之物

 

书桌很旧,是爷爷分给父亲的家产

桌子上面有被煤油灯烧过的深痕

父亲走后,我又把它搬到了我的房子

把我所有收藏的书都摆放上去了

 

同样是印刷的文字,却各自讲述着

不同的哲理和故事。

要不是一本书与一本书之间隔着

表明自己观点的书皮,我真怕他们打起架来

 

夜深人静。我总感觉书桌在咯吱作响

像文字在嘴唇跌落的声音,忽远忽近

我并不害怕。因为那些文字

是被别人收割后的粮食,吞噬下去也不会得病

 

每看一本书,我会把喜欢的句子用笔勾出来

同时把自己的想法写在旁边

没有见过书的作者,可我们经常在一起

陌生的相遇,也是一种缘分

 

妻子经常要把书以废纸的价格卖掉

可我总舍不得,我要把它们留给孩子

爷爷把书桌留给了父亲,而我在爷爷的基础上

再留些自己看过的书。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

我也能给孩子留下些什么

 

■十月的村庄像一位慈悲的老人

 

白杨树的叶子已经全部脱落

金黄色的苞米被扎起来挂在房檐上

风调雨顺,丰收的季节。粮仓饱满

羊群唱着悠闲的歌,穿梭于每一条巷道

 

不需要刻意的寻找,泥土的味道

没有风也能闻到。墙头上枯萎的草

用一根火柴就可以点燃。这不是衰败的荒凉

是季节在泼墨,是生命在虔诚地向过去忏悔

 

鸡鸣犬吠,从古至今都不会改变的声音

这是十月,寒冷正在隐喻一场大雪的到来

而此时的村庄,像一位慈悲的老人

静静地站立着,在等待他的孩子们归家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回家途中偶记

 

■一场雪的邂逅

 

大雪落了一地,鸟群藏匿

村庄格外宁静,童话般的世界

注定有童话一样的故事

 

不知不觉冬季的第一场雪就这样到来

堆个雪人吧,让冬天欢呼起来

让我们把欢乐的记忆刻在村庄的皱纹里吧

 

北方。喜欢您的善良和淳朴

村庄。那是灯火阑珊处的守望

家园。那是一个个游子最后的归宿

大地。深情的大地,此刻,我就在您的怀里

 

这一刻,我梦中的白雪,落在村庄

伴随一个虔诚的梦,写下一首诗歌

这一天,我的家园情,留在村庄的记忆里

 

 

整理札记(或者关于我的写作和画画)

 

本以为父亲去世后,我的写作和画画都会停下来,但我还是整理出来了这一组文字,我知道,那是因为痛,或者因为自己。我必须要为自己找个理由,找个不再疼痛下去的理由,坚强地活下去,我想这也是父亲最大的愿望,纵然他走的是那么匆忙,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无论是在梦里还是现实,有些事情必须要我来承担。

 

现实与虚构之间,当虚构的事情变成现实,当现实变成虚构的情节,我知道这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但对我来说,我始终相信有那么一条路,能够穿越现实与虚构,一直通向远方的远方。

 

在此之前,或者在此之后,我永远都不会相信有上帝那么一个人。没有人可以为我辩白,就像撒谎的人是永远不会撒谎的。人生可以有好多假设,假设一切的存在或者不存在,就像谎言一样,谁都可以欺骗谁,但是唯一不能假设的是人生不可能永远活在假设之中。我承认我相信缘分,比如我和僵硬的石头,在上学的时候我就和它们结下了缘分,每天在校园里随便拣一些,上课的时候拿着刀子刻画,它们从来都不怨恨我,不怨恨我拿着刀子把它们的身体刺得不像样子。有时候我也喜欢做梦,在梦中构造一座空房子,却又不知道往房子里装些什么?父亲匆忙地走了,关于他的故事只能在时间里沉淀。不知道我是否还能把父亲留下的一切都拣拾起来?我想能,或者我不能。不是因为喜欢写,也不是因为喜欢画画,这与写文字和画画没有关系。

                                    ——二零一四年岁末于定西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