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边缘断想

 


 

“失语的不是世界,而是我们。”

并非所有的疼痛都可以用词语来形容,并非所有的微笑都代表一个人是快乐的,但是对于生活,我们只能微笑着去面对。我曾经写过:“时间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可怕地不能接近或者远离。”岁月的长河里,有一些事,有一些人是留不住的,就像我的父亲,好好的一个人,突然间就遇难去世了。

本以为父亲去世后,我的写作和画画都会停下来,但我还是整理出来了一些文字,我知道,那是因为痛,或者因为自己。我必须要为自己找个理由,找个不再疼痛下去的理由,坚强地活下去,我想这也是父亲生前最大的愿望,纵然他走的是那么匆忙,就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无论是在梦里还是现实,有些事情必须要我来承担。

现实与虚构之间,当虚构的事情变成现实,当现实变成虚构的情节,我知道这在别人看来没有什么,但对我来说,我始终相信有那么一条路,能够穿越现实与虚构,一直通向远方的远方……

在此之前,或者在此之后,我都不会相信有上帝那么一个人。没有人可以为我辩白,就像我不能为自己辩白一样。人生可以有好多假设,假设一切的存在或者不存在,就像谎言一样,谁都可以欺骗谁,唯一不能假设的是人生不可能永远活在假设之中。我承认从某种程度上我相信缘分,比如我和僵硬的石头,在上学的时候我就和它们结下了缘分,每天在校园里随便拣一些,上课的时候拿着刀子在它们坚硬的身体上刻画,可它们从不怨恨我,不怨恨我拿着刀子把它们的身体刺得残缺不全。有时候我也喜欢做梦,在梦中构造一座空房子,却又不知道往房子里装些什么?父亲匆忙地走了,关于他的故事只能在时间里沉淀,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把父亲留下的一切都拣拾起来?

我想能,或者我不能。

 

 

说说我的写作和画画吧。

我一直这样认为:不是因为喜欢写,也不是因为喜欢画,这只是我所喜欢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用来打发时间的方式,与文学和艺术无关。在欲望肆意膨胀的现实社会,我们的生存环境也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人们的商品经济意识也在逐渐地加强,为此,作为一个喜欢写文字的人,不断的发现、不断的言说,也似乎是一件必须做的事情!当然了写出来的文字也会和这样复杂的环境产生激烈的冲突,有人喜欢果断地言说,有人喜欢人云亦云,还有人指鹿为马。安静下来,回到现实,我们所坚持的是什么,我们应该表达的又是什么?作为一首好诗,或者一幅完整的绘画作品,也必然要体现作者的良心与志向,而不是随意地抒发情感,这样才能构建出属于自己的写作框架和艺术价值取向。

喜欢安静,却不知道如何才能把自己安静下来。

从一方面说,我喜欢的写作应该是比较安静点的。无论是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我都喜欢慢慢地想、慢慢地写。很多次我都把写作想成自己在做一件事情或者在走一段路,而得到的却是疲惫与盲目。

茫茫人海中,时间像一条急匆匆的河流,究竟能把我带到何方?快三十岁的人了,而我依旧是那个天冷的时候需要妈妈提醒才懂得给自己身上加一件衣服的孩子。

常常会盯着一张洁白的纸发呆,或者在上面写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意思的句子,或者在上面画些横竖弯曲的的线条,或者点着烟想些莫名奇怪的事情,在我孤独地陷入一张纸的时候,别人高喊我的名字我都会毫无反应,因此别人说我是一个傻子,对于这样的评价,我是毫不反对甚至是自己喜欢的。我认为,把方方正正的汉字填写在方方正正的格子中是一种悲哀,写作和画画都可以自由一点。反过来说,我不喜欢强求自己去做任何事情。

不管是一篇文章还是一件艺术作品,都是感性与理性的复合,而不是情感的束缚,谁都不想成为一只别人眼中只会鸣叫的蛐蛐,更不想生活在一个挂在高处的笼子里。我们所要做的是用心去关怀身边的人或者事,再去思考生命的本质,而后,在肆意膨胀的社会压力中寻求属于自己心灵的空间。

文字不是一种工具,更不是一种发泄情感的工具,大多时候,我更觉得是一种方式,一种接近自己的方式。

 

 

人之所以区别与其他动物的神性之处在于人是有感情、思想和灵魂的。而写作应该是人内心的渴望、思想的飞跃和灵魂的需求。我一直理解为写作是一件很舒缓的事情,它有一定的过程,而不是随意空穴来风。当然了我也爱做梦,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做过无数的梦。

一个人的记忆越是丰富,那么他的内心也越深刻。在灯红酒绿、热闹繁华的都市生活久了,难免会有一种烦躁的感觉,于是我们习惯关上窗子,弹去附加在灵魂表面的灰尘,一切都会变得鲜嫩起来……

当我在镜子中发现自己是一个傻子的时候,我的生活就变得简单起来。我知道,这是一种幸福,或者我把这叫做随遇而安,但这毕竟是我的生活,是我真实的写照。

一直都想相信,文字是我和另外一个自己在说话,或许平静,或许波澜,或许光明,或许黑暗……

 

 

自从大学毕业后,我丧失了很多习惯,比如阅读和写字,晚上看些电影就睡着了。完全不像以前的我,总是喜欢在黑夜中敲击键盘。而现在拿起笔的时候总觉得不知道要表达些什么,很空洞,远去的,还有未来的,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有些事情,在书籍里是学不会的,只有在生活的舞台上经历过、演绎过才会变地刻骨铭心,于是我们总是有很多很多与别人不同的回忆。回想起以前,甜蜜而又疼痛。

有些人,在不经意间已经走得很远,而我们却还在盲目地找寻。

有些事,总感觉离自己很遥远,却突然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其实我感觉人生的路,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你去选择,另一种是逃避。毕业后的这两年,我开始逐渐明白现实与理想的差别,也逐渐体会到生活的味道,一直以来,我对死亡这个词只在我的文字里出现过,但未理解真正的含义。自从前年父亲去世后,我才明白它不仅仅是一个词,而是一种担待,一种责任,一种疼痛,一种成熟,一种……总之很多很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独自的理解吧?

父亲去世这件事,对我来说太沉重了。三年来,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我都会想到我的父亲,想起那个疼我的父亲,恍如他离我很近,又很远。我知道人死是不能复生的,但我怎么都无法原谅自己去想他,甚至有的时候就感觉他在我的身旁看着我。而现在,作为父亲的我,看着儿子的时候,总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受。

面对现实,我该承受,还是该表达?

从父亲离开我的那天起,我以为我所钟爱的写作和画画都会停下来,有好多次,当我拿起笔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写,怎么画?再或者说就是写什么,画什么?是呀,到底这两样东西我还会坚持多久?这三年来,我一直在用很多种方式接近自己,但是总感觉我正在远离自己……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对自己这么说!

这算是一种无助的呐喊吧?

 

 

那是在大学期间,在马路上或者超市,当别人听出我是甘肃口音时,他们总会“惊慌失措”,这让我或多或少有些羞涩与不安。我知道,我出生在一个贫瘠的地方,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我无法选择自己出生时间和出生地点,于是,甘肃定西这个地方就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地方。

为了梦,我曾离开村庄四年。

为了梦,毕业后我又回到村庄。

麦子、羊群、鸟雀、炊烟、山路……这些都是我生命里鲜活的词语,我时常把它们写在纸上,本以为会得到心灵上的平静,但我又是个躁动不安的人。

一个人的路可以很长,长到没有终点,只有远方。

一个人的路也可以很短,短到从出生到死亡。

或许是因为某种冲动,在大学刚刚毕业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就想把自己在大学期间的文字都整理出来,想给自己的大学生活一个交代,因为时间忙,每次整理上不多几个字就又停了下来。与其说是没有时间,倒不如说是自己不知道该怎样整理,今年开春之际,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我,就整理了这些文字,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

整理的时候才发现,有好多大学期间写的文字都丢失了,有点遗憾。但是不管怎样,还是整理了一些,这仅仅是对那段时光的一个怀念。

或许,我的写作会到此结束。

也或许,才刚刚开始……

           ——乙未羊年夏于甘肃定西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