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闭关思过的日子

稀里糊涂,这学期就这样结束了,就这样吧,反正也习惯了。

宿舍的都回家了,只有自己一个人,我确认这个暑假,不是一个人的孤单,而是一个人的空虚。其实,对于我而言,安静的坐下来,就是我最想要的,安静地毕业、安静的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但问题的关键是,这学期似乎没有一点时间是安静的,匆匆忙忙过去了,好多自己构建的东西还没有整理出来,有几本书还没看。什么都没做,可时间还是过去了。蓦然间发现。有一件事情,必须要提一下。那就是她。一个火车上遇见的女孩子。我们等待了二十四年才相遇,也或许,也可能没或许了,总之遇见了就是遇见了,在自己二十四岁的路上。有些事情挽留不住,有些事情拒绝不了

过几天去拜访丈母娘,第一次去,实在想不起拿点什么比较好,两手空空吧,貌似不太文明礼貌。想了好多天,还是画几张画,白纸黑字,再给它装个框框,知白守黑,纵然她老人家不喜欢,但至少也能代表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意,也好说话。画了几支竹子,旁边添了两只鸟,暂且说它是鸟吧,比苍蝇大一点。本来是想画两只麻雀的,可是脑海中竟然连麻雀的任何印象也没有,远离家园、远离村庄的日子,大概和上次看到麻雀一样模糊了,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看着自己画的两只鸟,真的不知道他们应该叫什么鸟,何况自己又是一只什么鸟呢?随便写几行文字,是不能叫诗人的,随便写几个字,乱画几笔,是不能成书画家的。物纵横流的时代,只有沉默是闪闪发光的金子。从一个方面说,艺术是关照现实的一种方法,但却不能准确意义上的关照我们生活的世界,有些东西远远超出现实世界。我常常相信自己这之间有一条路,一直通向远方。既然是一条路,那么走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好多年了,再一次拿起画笔,除了空虚还是空虚。好多年了,自己在一步一步地远离自己。好多年了,有些意境只能在梦中悠远,自己曾经向往的飘逸、淡雅、空灵早就远去了。很多年后,当再一次面对自己,没有人会明白这种锥心的痛。

我想,这个夏天,除了痛之外,没有别的。可以说,这几年,我一直生活在自己构建的坟墓中,恩师曾经对我说过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先安静下来,再去想怎么做,而不是盲目的着手,最后得到的却是麻木。想到这一点,我又联系起前几天去中国平安人寿哈尔滨分公司去面试的时候,一个业务经理问我的几句话,她问我性格是偏向外向还是内向?我的回答是:“其实,到现在这个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是内向还是外向,可能我是个不外不内的人吧!”说真的,这样的回答,连我都感到意外,何况别人?面试的结果是:“交六十元到某某街道进行短期培训十天后根据培训情况安排工作。”我看不怎么靠谱,万一十天之后一脚踢了怎么办?就以换了衣服,兜里没钱了推脱,不料面试官却说:“怎么连六十块钱都没有?”没钱就是没钱,人人都知道钱是好东西,钱包鼓起来了能当爷,可人人都想着当爷,谁又去当孙子?

要说这学期无所事事吧,总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收获。整理了以前写过的大部分文字,每一个字,每一篇都代表了我的成长的过程。这算是唯一的一点点进步吧,但远去的永远地远去了。我们常常抱怨自己,这没做好,那也没做好,只要是自己走过的,其实都是完美的。本来按照开学初的想法,这个暑假是要去云南旅行的,但还是放弃了,西双版纳,梦中的西双版纳,不知道那一天我们才会紧紧拥抱?

这些天,真的很安静。舍友吃饭的锅碗瓢盆,都成了我调墨的工具,这算是对他们平时无止休的吵闹的一种惩罚,或者说的委婉一些,就是让他们肚子里进点墨水,等到八月底他们来的时候,拿到厕所一冲,我不说,他们也不知道。前几天路过王岗镇菜市场,买了二两上好的烟叶,卷上一棒,左手夹着,右手写点字,抽着比中南海的味道要好许多,感觉挺逍遥自在的。其实烟未必是一件坏的东西,只有我这么认为。唯独不能放心的是弟弟的高考问题,也不知道能走那个学校。老妈为这事,又得老去几岁。 

——2012年夏于哈尔滨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avatar 博客导航

    伺候好丈母娘 你就得偿所愿了

评论加载中...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