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远方,或者其他(上)

现在是春天,一切都还在远方的路上。

坐在K266次列车的座位上,我才发现:大学三年,已经随一个冬天悄无声息地远去了……

离开鸡西的那一刻,虽说没什么遗憾,但心里还是有一些眷恋的。比如三年里我去过的一些地方,一些相处三年的诗朋词友,以及在岗位上无私奉献的每一位老师。在生命的旅途,总会遇到一些人,这些人可能与你有关,或者无关;可能会给你带来伤痛,让你刻骨铭心;也可能会给你带来快乐,让你幸福一生。但是无论怎样,时间是无情的,总会淹没一切,有些人必须要离开。

拿什么去纪念我三年的大学生活呢?三年前我来到这里时,曾对自己说过:“人生就是遥远的旅行,旅行的意义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或许一切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一切还在路上。

对于旅行,我是非常喜欢的,只是身体差,经不起颠簸,很是害怕长途跋涉。还好,坐在火车上,是比较好受的。好多网友或者同学都说我是一个有计划的人,但我却不这么认为,纵然我在大学的业余时间都是精打细算的。比如什么时候打球,什么时候上网,什么时候拿着半导体收音机在校园里像个傻子一样散步,这些都是经过我计划的。我要说的是,这次旅行,不是计划的。本来我是不打算回家的,可我上学已经一年半没有回家了,而鸡西的春天却迟迟不来,在宿舍呆着实在无聊,就跑去鸡西火车站买了回家的车票,于是才有了这次旅行,也顺便回家看看。

关于我吧,一个别人眼中比较无聊或者傻子的人,不说也罢。但我要说说文字和摄影。

我始终认为,一个喜欢写文字或者摄影的人除了要介入世界之外,还应该与生活保持适当的距离,面对生活,我们要理智,更要理性一点。因为在生活中,在各式各样的风景中,我们才会有更多的思考。我更相信大多喜欢文字的人,都是喜欢思考问题的,喜欢摄影的人都是爱到处乱跑的,而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呐喊,或者欲望,再或者某种冲动。不经过思考,盲目地追随一些东西,到头来我们只会更累,甚至一无所获。

对我而言,写作是一件很安静的事情,而不是突然间的空穴来风,也不是故弄玄虚。艺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写作也是如此。真正意义上的写作它是存在本身,对生活的认知、重建、呈现、反观。在大学期间,好多同学都问我喜欢哪一位作家?我说这个我还真说不上来,到书店去的时候,我会随便挑一本诗集或者散文集看,每当有些句子打动我的时候,我还会寻找那位作家其他的诗集或者散文集,甚至还会买下那本书拿到宿舍看。(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大概是去年暑假,我去一家书店看书,我看到一本书,可是我拿着书到柜台去的时候,我一摸口袋,里面只有出来时准备的坐公交车的两块钱。我对服务员说:哎呀,忘记带钱了。那个服务员是个女的,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本以为服务员会骂我一顿,可是她却面带微笑的说:你回家拿钱,明天再来买吧。第二天早上,我七点(八点我还有课)的时候跑到书店去买书,可是书店还没有开始营业。哎,别人叫我傻子,我也就忍了)可过几天我再去书店的时候,我还会像刚才那样做,所以我一直不会写作,只是写一些与自己有关的文字,这也是我对自己写的文字很是不满意的一个重要原因。

很少有人知道我是一个缺乏耐心的人,不喜欢说话罗里罗嗦,更不喜欢做人做事一会向东一会向西的。但我会在突然之间做一些决定,五月一号同学问我回家不回家时,我的答案是不知道。

可是现在,我已经在火车上了。

  

 

一个人。一路春天。

火车在牡丹江停了半个小时又开始启动了。

身子贴着车窗,看着窗外姗姗来迟的春天,我说不清楚心情是喜还是忧。想想,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去年寒假没有回家一个是为专升本复习,一个是身体差,害怕遥远的颠簸。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写下这么几句话:

一碗饺子,一杯酒,一包香烟和几本书/以及灯光下瘦小孤单的影子/今夜,注定没有歌声今夜/一切注定还在远方的路上

电话那头,爆竹喧闹/爷爷的问候,妈妈的祝福、父亲的叮铃/是今夜最温暖的衣裳/而我/用一个打火机点燃了所有的寂寞……

出门在外,更多的时候真是身不由己。随着信息的发达,想家的时候一个电话就能听见家里所有人的声音。但是,我却全然不知,一年的时间里,父亲额头上的皱纹多了几道,母亲又添了几根白发,还有妈妈养的那只狗仔还能不能认识我?

高中上学时,在父母的身边,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离开父母在外是什么样子,在大学三年时间里,我还是像高中那样:一个人走路,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打球,一个人独行于一座陌生又那么熟悉的城市……

三年前,我一个人背着包到一个城市,三年后,我依旧是我,一个喜欢流浪的还没有长大的男孩,一个人背着包离开一座城市。

茫茫天涯,一个人的旅行,它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

 

 

火车在哈尔滨启动时,已是晚上1940多,天已经黑了。一切都驶进无边的黑夜。

在哈尔滨上车的人并不是很多,车厢里还有些空的座位,我身边坐的是两个老人。他们都是在牡丹江上车去北京的,都睡着了。对面坐着两个女孩,看起来胖胖的,都是在哈尔滨上车的,上车的时候带着一大包吃的东西。

三月初,我就告诉她:四月末,我就考完试了,我很想你,想来看看你,只是看看,没有别的。可当考完试的时候,她却不回我的信息,QQ都没有反应。

人生有好多时候总是很无奈,为了忘却她,我曾做过好多选择,但是,从来没有一种选择让我忘记她。

大概是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话:一定会有某个人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等到你。在我们找到对的人之前,我们也许会遇到很多错的人。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就算有一天我找到了,那么我还会错过谁?再如果说你就是那个人,那么我是否会错过你或者你会在某个角落等我?

为了想你,我在疼痛中祭奠了无数个自己的死去,我知道,在以后的疼痛中我也会祭奠现在这个自己的死去,只是我不知道这种痛会在何年何月何日才会散去?佛说前世的百次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么来生呢?

喜欢在黑夜里,静静地想你。一个人,不需要灯光,也不需要音乐,直到想着你安静的睡去……

 

 

当我在硬座上睡醒的时候,火车已到锦州南。

哈尔滨铁路局的列车广播讲的不错,有这么一句话:“一个人,对生命的热爱和关怀,这是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准则。”我想,一个喜欢思考、喜欢写文字的人,必须要有宽大的胸怀来关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关注生命。一些东西,自己发现了,而别人没有发现,那么它就是艺术。知道我的人都说我是一个怪人。我认为这个对我来说无关紧要。但我更感觉我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就像我写过的好多好多文字,都是与自己有某种关联的。我是一个很笨的人,不会平白无故的创造出一些东西来,一些文字的产生,就像妈妈对我的照顾一样,这需要付出一定的时间,去想象,再去琢磨。再说说关于诗歌和我的事情吧。

对于诗歌的喜欢,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一直也在读一些诗歌,学习之余也写一些句子,也称它们是“诗”,但究竟自己写的是不是诗,这个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只是自己一直在坚持,一直在写。

有时候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写一些无关紧要的句子,不知道这是对生命的思考还是对自己对生命的无奈?我对自己说过:“当一个人的心痛到毫无感觉的时候,那么他对一切就会无所谓,就像我看到一些眼睛不该看见的事情时时常会感到心很疼很痛,甚至有时候把这种疼痛当作是自己的习惯,最好是可以流出血来,那么我可以在血泊中暂时安睡。”

有好多时候,我都认为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能懂得痛苦的人,他会以最慈悲最宽容的心去看这个世界,用睿智的眼睛去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好,但是诗人还是人,有些事情还是无能为力的,无疑诗人是很渺小的。常常我会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假如这个世界没有权利,没有虚伪,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和谐相处,那么世界会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致,但是这个世界除了人还是人。于是,我又想起写在博客的那些句子:“在这个世俗欲望肆意膨胀、蔓延,物质的追求促进了庸俗情感的泛滥的现实社会中,生存竞争在发生着激烈的变化,
人们的商品经济意识也在逐渐加强,为此,作为一个诗人,不断的发现,不断的言说,也似乎是一件必须做的事情
!当然了诗歌也会和这样的社会产生激烈的冲突,作为一首诗歌,也必然要体现诗人的良心与志向,这样才能找到一个理想的精神家园!诗歌是艺术与思想高度,一首好的诗歌也必须是艺术与思想的双重标准! 作为一个诗人,必须把自己的思想和社会关系以及社会现实联系起来,唯有如此,才能真诚地揭示其诗歌存在的现实意义。”

对于文字,只是喜欢,与文学无关。

对于写作,其实是一种接近自己的方式。

仅此而已。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avatar 博客导航

    那是诗与远方

评论加载中...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