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远方,或者其他(下)

走下K266列车,在北京站台上,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541040分。走出北京站台后,我去售票厅并买了1151分由北京站发往兰州的K43次列车。

在北京站买完票后已是1130分,就匆忙的去了检票亭上了K43次列车。在北京站买到的票是无坐票,上车后我才发现列车原本比我想象的还要拥挤,简直无立锥之地。我向抽烟室那看了看,还有一点点的空间,于是我赶紧把行李放在了那,占领了那一点小小的空间。

K43次列车发车时间很准时,1151准时从北京站出发了。列车经过张家口南、大同、呼和浩特等地时虽然都有人下车。可我几次去补票处的时候都没有卧铺票。我就像一个逃亡者,在抽烟室出坐着,时不时的抽几根香烟。直到三点的时候,我才勉强补到一张上铺票,之后就在卧铺车厢睡着了。

 

 

在卧铺车厢上睡醒时,列车已到石嘴山车站。下一站就是银川了。

我是很少做梦的,但在列车的车上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那个梦中,我骑着一匹马走进隔壁,很大很大的风从我身边吹过,对我而言,这样的梦我真的很恐惧。我揉了揉了自己的眼睛,跑到抽烟室的地方点燃了一支烟。我向车窗外看了看,天刚刚亮,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后又回到了卧铺车厢,回到车厢后,我才发现和我在一个138号卧铺车厢的人都已下车,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在那个站点下车的,也许他们也不知道我是那个站点跑到卧铺车厢睡觉的,当然也不会知道我要到那个车站下车,于是我又想起昨晚做的那个梦。

没过多久,列车已到银川,太阳也出来了。这样的情景,使我想起,过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在鸡西用香烟迎来今年的第一天。蓦然间感到自己很孤单,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上帝会眷顾我这样一个喜欢流浪的孩子吗?

在这个看似云淡天高的早晨,在火车上的我,想写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写些什么,想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大概我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吧,因此,文字,只能是我记忆存在的一种方式而已。当我找不到自己的时候,我总会回忆以前的事情,然后用文字再塑造出另一个自己。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属于自己完美的梦,都有与别人不同的精神向往和自己艰难的路,比如说童年生活、学生时代,这些都是一个人生命中最值得回忆的东西。就像我,走到哪里都会想起妈妈,以及故乡的一切。好多女同学告诉我,男生都是不想家的,这点我不同意,按照我说,只是想家的方式不一样罢了,在外漂泊,有谁不会想家呢?

 

 

从北京到兰州有两条路可以走的。一条是走西线,途径河南、河北、陕西、天水等地:一条是北线,途径大同、呼和浩特、银川、景泰等地。走北线是因为在北京站没有买到票,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看苍茫,属于北方的苍茫。

列车过了银川,车窗外的风景色调渐次变化。没有车水马龙,荒凉慢慢地弥漫开来,眼睛能看到的地方丝毫没有生命的痕迹,我不敢说这是一种美,但是心里却对那种干枯的草感到一种莫名的敬畏。据说,很多很多年以前,戈壁曾是没有边际的汪洋大海。看着细细的黄沙和粗砺的砾石,似乎这里有过海洋,又似乎没有,只有无言的阳光一泻而下。任何一种事情,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是很难感觉或想象到的。我不知道窗外的这种风景是不是戈壁,但这种荒凉和空旷,让人震撼。虽然是在早晨,却看不到一丝雾气,太阳很耀眼,视野里只有黑、灰、白色。远远地看去,渺无人烟。我。无语的石头,干枯的草,我们都是孤寂的。

在城市生活时间长了,总有种想出去看看的冲动。从去年10月多冬天开始后,我的生活就是上课、吃饭、睡觉,过年的几天,一个人在租的房子,冷的都不想到外面走走,今年三月二十号考完试到现在,也是在宿舍呆着,与其说是呆着还不如说是在等待,可是鸡西的春天始终不来,一阵雨、一阵雪的,春天有些遥远。

列车过了银川后,沿着铁路,可以看到一些土屋,一些白杨树。我知道这是北方,中国的北方,荒凉而又苍茫,萧条而又雄壮。看着一座一座光秃秃的山以及山坡,我该兴奋还是该沉默?我知道现在已经快春天的末尾了,可那些山上和山坡上还是不见绿色,难道这是上帝在作怪?面对自己,我知道我在寻找某种风景,难道这就是我要寻找的风景?我想这个春天,我已经在路上了,我还知道我依然在梦想,在梦想遥远的旅行,遥远的河流。

从背包里掏出相机,望着窗外,我却又不知道该拍些什么?我知道我们每个人都在通往某种向往的路上,就像我,一个喜欢文字,喜欢摄影的孩子。可当自己在路上拿出相机时,为什么会这么茫然?对我而言,文字和摄影只是一种感觉,或者说直觉更为恰当些。所有的一切都在按下相机快门的那一瞬间。可生命的旅途,有多少那样的瞬间呢?

我曾对好多网友和同学都说过,文字和摄影只是爱好,谈不上艺术的,无聊的时候打发打发时间罢了。可当我知道自己与文字和摄影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比如某些事情,某些人,某些风景,真的很难忘却,那么就必须要有某种方式把它记录下来。我不知道文字和摄影对我的影响有多大,但是当我拿起笔和相机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在思考某些东西,或者想不明白,或者想明白了,但至少我在路上。是的,我一直在路上。

大概是在十二点半左右,列车广播说,下一站就是白银西。离终点站越来越近了,离家越来越近了。按理说我的心情应该好点的,可看着窗外的炎热的阳光和消瘦的麦苗,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上个月妈妈就打电话给我说家里没有下雨,种下去的种子都不能发芽。

13号车厢服务的列车员是一个40多岁的阿姨,她告诉我农民就是靠天吃饭的,今年都没有一场雨,叫咱们怎么活?她还告诉我她有个还在在北京上学,学的是通信专业。

透过车窗,能看到铁路两旁的田地有麦子,向日葵之类的植物。田头还有一只黑色的毛驴,看样子是刚刚耕作结束,悠闲地在啃着田埂上的草。远一点的山坡上,有些稀稀疏疏的白色羊群。在蓝天下,黑色的毛驴,白色的羊群,还有黄沙,看起来倒是有些许诗意。

 

 

 

在兰州下车时,也不怎么疲惫。付把我接到了兰州大学学生公寓,到公寓时已是四点十分。在宿舍我洗了洗脸后,付带我去吃饭了。

本来是要去吃兰州牛肉面的,都一年半没有回家,没有吃牛肉面了。可付说到了兰州就得他做主,于是就吃菜了。吃完饭后,就回到兰州大学学生公寓,和付一个宿舍的同学去打球了。

晚上在兰州大学付的宿舍睡了。

 

 

写了这么多,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但我确信我只是一个行者,喜欢到处乱跑的人。玩网络有些《天龙八部》的时候,一个玩家曾对我说我是一个有恒心的人,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只是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一个还没有长大的二十三岁的男孩。

无论怎样,在属于自己的路上,我们一定要坚强地走下去。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当一个人心怀某种梦想或者向往的时候,就必须在付出,最少也要给自己一个承诺。

从鸡西到北京,从北京到兰州,我一直想把这一路的经历和风景都用笔记下来,但是我没有做到。有些风景,有些心中想过的事情,还是错过了,并没有记录。

在漫长的人生旅途,我们到底还会错过多少诗意的风景?两天两夜的火车,翻山越岭,越过诸多城市的历史和孤独,此刻的我还有什么遗憾?是的,人生就是这样,坎坎坷坷,走走停停。我在鸡西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说过,人生的路,不在于长短,而选择一条路,比走一条路要艰难地多。

对我而言,有些文字,有些旧照片,都会令我感动。在学校的时候,与同学开过这样两个玩笑。我对一个说,抽烟就是思考,我抽过的烟连接起来比你走的路都长。还对一个说过,经常会有一种声音,或者一种向往,更或者一种信仰,在黑夜或者白天袭上心头,这个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拿起笔,写下很多很多与自己有关或者无关的文字。在别人的眼中,我就是这么一个傻子,或者其他。

人生,这条遥远的路上,有什么比信念或者梦想更为重要?我们需要对命运说些什么,或者命运又带给我们多少的感动?说到这里,我又想起大学第一年我过生日时遇见的一个女孩以及一个漂亮的贝壳。跟她不是很熟悉,但却在大学三年里给过我很多感动。

大学三年一晃而过,九月又要转去黑龙江大学软件工程专业上学,路,还很长。接下来就是夏天了,又要面对毕业,面对分别了。

今天是立夏。那么。夏天,宇宙浪子,祝你快乐! 

——201156日于定西整理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2   博主  1

  1. avatar 中山婚纱摄影

    谢谢博主分享!

  2. avatar 博客导航

    兰州拉面出名啊 不过据说外地的去本地可能吃不惯

    • avatar 宇宙浪子

      @博客导航 估计吃的不是正宗的,外地的人一般都是在车站附近吃的,不好吃的。离车站远点的好吃。

评论加载中...

评论已关闭!